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主动公开>政策解读

民间投资的这些难点怎么破?——带队督查的三位副部长有话说

字体:   打印本页

  日前,国务院派出的9个督查组刚结束了对民间投资的专项督查,在了解一些典型经验的同时也发现不少阻碍民间投资的痛点、难点,如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难落地,企业融资难、税负重等,督查组中三位带队国务院相关部委副部长是怎么看的?建议如何破解?来听听他们在7日召开的国新办吹风会上的说法。

  PPP落地怎么推?

  这次督查中,很多民营企业反映参与PPP项目难度比较大,渠道有限。具体问题有哪些?下一步有关部门可能出台什么举措促进PPP项目落地,让更多民营企业参与进去?

  财政部副部长刘昆指出,督查中,民企对PPP反映较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PPP对参与各方的管理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导致一些项目落地难;PPP有关立法缺位,导致政策落实难;民企参与PPP尤其是好的项目难度比较大等。

  据介绍,近年来,中央财政会同相关方面大力推动PPP改革。财政PPP示范项目已经连续推出两批共233个,涉及总投资7000多亿元。PPP项目管理服务市场已经进入了规范化轨道。

  刘昆表示,中央财政将继续积极推进PPP法制建设。落实好PPP财政支持政策,使PPP基金、财政奖补等政策落到实处。在已经推出两批示范项目的基础上,继续增加示范项目,严格绩效考核,督促项目加快落地。

  与此同时,还要提升政府履约守信的意识,畅通民营企业参与的通道,使民间投资通过PPP方式真正有效进入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市场。

  融资难怎么破?

  融资难、融资贵是此次督查中企业反映突出的一个问题,尤其是银行惜贷、抽贷、压贷、断贷等让民营企业“苦不堪言”。出现这一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怎么破解?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表示,出现融资难、融资贵,一方面是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于一些传统行业尤其是产能过剩行业,银行认为有一定风险的企业,在发放贷款和授信额度上会降低。另一方面,中小民营企业确实在资产规模、抵押、担保能力上相对较弱。

  “金融机构在防范自身风险的同时,要更多地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张勇说,银行和企业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关系。在遇到一定困难的情况下,只要企业有订单、有市场,银行就应该给予积极支持。

  针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张勇表示,一方面要进一步增加企业贷款抵押的能力,进一步拓展抵押的品种。另一方面,要给企业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渠道,包括上市和发行企业债券等,使企业融资能多元化、多渠道。

  他还指出,像有的地方政府,如福建、江西等地专门拿出预算内资金,组建应急周转基金,帮助企业实现连连贷、续贷通、无间贷,值得借鉴。

  工信部副部长冯飞建议,要解决企业贷款难问题需加强融资担保来为企业信用增值;开发适合中小企业创新的金融产品,在更大的范围推广应收账款质押融资服务;设立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通过政策性引导、市场化运作,带动社会资本参与,支持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企业。

  税负重怎么减?

  针对中小企业普遍反映的税费较重的问题,刘昆分析说,原因主要是:企业认为当前税费规则体系复杂,制度履行成本较高;行政性收费需要进一步清理,税收政策需要进一步落地;一些优惠政策不能直接让企业有较好的获得感,还需要做一些调整;“营改增”全面推开后,有些企业因为自身管理没有跟上,抵扣链条又不是很完整,导致有的企业税负变重。

  他指出,国家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都是真金白银。近年来,中央财政采取了包括推进营改增试点,清理对小微企业行政事业性收费,鼓励科技创新投资,清理规范收费基金等方面措施,帮助企业降低税费。其中,营改增试点截至去年底累计已减税6412亿元,预计今年减税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刘昆表示,为帮助企业降低税费负担,财政部最近在做两件事,一是和住房城乡建设部共同开展了工程建设领域的保证金清查工作,另一个是正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研究对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实行差异化管理。

  下一步,中央财政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要求,深入推进减税降费,进一步简化税制,减轻企业的负担,降低市场运行成本。并且将狠抓政策落实,加强政策宣传和培训,使好政策真正惠及民营企业。(于佳欣)



(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或是为了提供某种公共物品和服务,以特许权协议为基础,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并通过签署合同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确保合作的顺利完成,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

公私合营模式(PPP),以其政府参与全过程经营的特点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PPP模式将部分政府责任以特许经营权方式转移给社会主体(企业),政府与社会主体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