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孔学堂博览会

  访问量:次   字体:   打印本页

9月23日,由贵阳学院阳明学与黔学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陆永胜作为嘉宾主持,邀请贵州省儒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明史学会王阳明研究会副会长、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浙江国际阳明学研究中心主任、浙江省儒学学会副会长钱明,陕西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丁为祥等知名学者,围绕“阳明学的当代价值”这一话题,对历史上已存在的各种形态的阳明学在当代语境中对当代人及当代社会各方面的影响与价值及其可能性进行探讨。

  个体良知与公共良知的统一

  张新民首先发言,对个体良知的建立对公共良知产生影响做了重点论述。他以汶川大地震时群众自发救助为例,认为大家的良知共同参与,产生千万人去救助的现象,就是公共良知、集体良知的显现。在这样的现象背后,应该考虑通过良知建构社会制度,形成良好的现代社会秩序。

  张新民说,阳明学的一大重要思想,是克服自我为中心,实现人和自然和谐相处。要达到这个境界,一是改造自己,去掉遮蔽人性良知的私欲;另一方面则是从向外考虑,怎么去建立良知的美好的世界。 

  而丁为祥则从个体性、道德性和自我实现性三个方面概括了阳明学说。他认为,阳明哲学的个体性特征非常鲜明,其大背景是“天理体系”。丁为祥回顾了王阳明在龙场悟道前的经历,说明这正是一个个体沿着人生理想追求而展开的整个人生,体现了阳明思想的个体性。阳明学说的现代意义,是说个体性有助于我们的个体担当精神。道德性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自我实现的价值,每个年轻人都要抒发自己的理想,所以阳明并没有离我们远去,而是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个体的心中。

亲民”对当代有现实意义

  钱明主要针对亲民说”展开讨论,在王阳明的个人全集中,“亲民”的概念被多次提及。钱明认为,“亲民说”和万物一体是一脉相承的。王阳明在《亲民堂记》里提过,亲子就是安民。这一说法与朱熹的“新民说”相对。“新民说”传递一种精英意识,而对阳明来说,每一个人皆具备良知。阳明的思想中有平等意识,相对于“新民说”所宣扬的圣人对普通人的改造、教化、启蒙,阳明提出的则是“普圣说”,即我们所说的“圣凡合一说”。

  但王阳明也提倡教化,他提出亲民便是“兼具教养义”,更偏重于对人民的爱护,所以他晚年得出最终定论,即“万物一体致人”。钱明认为,当今社会提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和“亲民说”“万物一体说”联想起来考虑,经过深入研究,加以运用。

  (贵州日报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