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量:次   字体:   打印本页

孔海蓉委员:

  您提出的《加大扶持力度,增加文学期刊办刊经费》收悉。感谢您对我省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工作的关心和支持。现就提案提出的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2011年5月,国家正式出台了《关于深化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的意见》,开启了非时政类报刊的转企改制大幕。截至目前,我国3388种非时政类报刊已有3271种完成转企改制,占总数的96.5%。我省2012年完成了首批转企改制单位32家,涉及有事业编制人员的17家,共核销事业编制人数530名。

  在这一轮的改革中我们抓住机遇,调整好产品结构,盘活盘大现有刊号资源,实现了跨越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激发了报刊社活力,形成创新发展的内生动力,提高了报刊的核心竞争力,把办报办刊的重点放在提高新闻的质量上,靠内容去竞争,去吸引读者;更加注重读者市场的新需求,对版面进行优化和调整,以求在差异化竞争中取胜。同时,迫使报刊出版单位保持内部活力,增强员工士气。员工也更加关心单位发展,绩效不佳的职工面临被降职、降薪、调岗、解聘的危险。

  二是充分利用、配置了有限的报刊资源,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像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当代贵州期刊传媒集团、贵阳日报传媒集团这样亟需加快发展的集团,通过国家的宏观调控和市场竞争,充分利用退出的刊号资源,加快了出版业的发展,更好地适应了全省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三是淘汰了一些质量低下且经营管理不善的报刊,杜绝了内容靠“打擦边球”、经营单纯靠价格竞争,促进报刊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四是完善配套政策制度,实现优势集聚,促进报刊业集团化、规模化发展。在中国,刊号是一种“稀缺资源”,稀缺的东西谁都不愿意放弃,因此,建立了一整套相关政策制度,适当向党报集团等倾斜,通过发挥其消化、包容能力,为政府及有关方面分忧解难。同时,集团也真正发挥优势,尽快做强做大。

  如作为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的山花杂志社、南风杂志社,在转企改制方案设计上也按照国有企业改革的思路,同时也借鉴了其有益经验,从“增量改革”向“存量改革”思路转变。改制后的《山花》《南风》杂志始终秉承文学办刊宗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为文化强省建设作出了一定贡献,得到了业界的普遍好评。

  当然,非时政类报刊转企改制的初步完成,无疑是我国文化体制改革所迈出的重要一步,改制后的报刊出版单位摆脱了体制的束缚,进一步解放了文化生产力。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这只是改革的开始,还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存在转制不转思想的问题。在非时政类报刊转企改制以前,长期实施的是所谓“企业管理,事业单位”的模式。绝大多数各种管理体制属性的报刊社一直处于“办刊经费上级拨,刊物办好办坏都一样”的境况,与办刊者的直接利益没有关系。此外,由于办刊经费全由政府或单位投入,与主管和主办部门负责人个人无关。因此,不论报刊质量好坏和经营状况亏损或赢利,主管与主办部门几乎不过问。这种长期以来延续的体制内运行模式使一部分报刊企业形成了所谓的“事业惰性”。这种思想观念如果不及时转变,就不会在办报理念、运营模式等方面进行深刻的变革,而仍然走改革前的老路,失去转企改制的意义,长期下去更不能适应市场化的需求,报刊企业只有死路一条。《山花》《南风》于2012年改制为企业,改制前属于事业性质财政差额拨款的期刊社。改制后,主管单位贵州省作家协会按照“一刊一策”的做法,采取包括优化结构、调整定位、创新体制机制等措施,按现代企业方式进行了管理,从根本上解决了转企改制中事业编制人员的身份转换问题,也解决了市场主体缺位的实际问题,提升了市场竞争力。

  二是报刊业“拐点”已经出现。当前,随着技术的发展涌现出了许多依托于网络的新媒体。这些新媒体近年来迅猛发展,严重挤压了传统报刊的生存空间。如,2017年我省报刊经营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市场类报刊经营情况下降幅度较大,一些主要的市场类报纸经营收入及利润率下降达到25%,部分市场类报刊缩减版面、刊期,整个报刊业盈利情况进一步收窄,总体市场化程度普遍偏低、实力不强、市场竞争力弱。可以说报刊业面临的竞争压力非常大,业务的全面萎缩已不可避免。《山花》《南风》两种文学期刊也受到冲击,发行量急剧萎缩,广告收入明显下降,纸张、印刷、物流成本不断攀升,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的矛盾日渐突出,办刊经费缺口较大,已经影响到了期刊的正常出版和编辑队伍的稳定。

  三是报刊业产业市场机制尚不完善。报刊出版单位转企改制绝不只是单纯的换块牌子那样简单,从外部生存环境到内部运行模式都要按照市场化的需求进行彻底的变革。而目前,我国报刊业产业市场机制尚不完善。从外部环境来讲,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尚未构建,报刊业市场仍然是“诸侯割据”,依据传统的行政区域分割市场,报刊只能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舞刀弄棒”,这种行政壁垒已严重限制了报刊出版企业发展的市场空间,不利于释放报刊市场的活力。从内部运行来讲,转企改制后与之相配套的现代企业制度有待完善,存在主管主办制度与出资人制度如何衔接以及诸如党委、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总编辑几者关系如何理顺的问题。

  面对这些存在的问题,我局非常赞同您的建议,并积极探寻非时政类报刊转企改制后的发展方向。

  一是发挥固有品牌优势,培育市场核心竞争力。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转企改制的目的在于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建立现代化传媒企业,从而实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和经济效益的最优化,而培育市场核心竞争力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尽管面对报刊转型与新媒体崛起的双重挑战,报刊在深度报道上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长期以来,《山花》《南风》以其专业性和权威性固化了一定的受众群体,贵州作家协会可以以此为平台,充分挖掘受众对专业报刊的真实需要,拓宽辐射面,做深做透文学报道,并对文学作品进行延伸,推动文学作品品质的持续提升。我们传统期刊经过多年的发展,具有强大的经营、人力、人脉资源,期刊可以把编辑的头像放在栏头上,打出编辑的名气,强化期刊的品牌,提升期刊的影响力。编辑要强化互动意识,要将由受众对信息的被动参与转换为信息对受众日常生活的主动参与。期刊社在加强自身产品的感召力基础上,可以紧贴社会需求,进行多元化经营,将期刊打造为一个信息传递平台、产业传播文化策划活动的舞台,促进传者与被传者之间的多方共赢,吸引公众的广泛参与,实现多层次共赢。如,《山花》杂志以活动带发展,2016年成功举办了首届“阳明杯·山花小说双年奖”“山花年度评论奖”,同时还承办了第六届遵义旅发大会分会场——“山花·珍珠溪诗会”,反响非常强烈。

  二是积极与新媒体融合,向全媒体转型。目前,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媒体生态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以互联网、手机为载体的新媒体凭借快捷及时的交互传播方式和开放自由的传播形态对传统大众媒体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不断分流并蚕食传统报刊业的受众群体和市场份额。2011年以来,随着广播电视网、互联网、电信网三大网络的日趋融合,新媒体以及大众传媒的网络化发展态势更为明显。期刊社转企改制后要想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必须在充分挖掘传统期刊优势的基础上,借用网络媒体传播的渠道优势,对内容进行多元化生产与加工,分化受众群体。应该积极发展以数字化内容、数字化生产和数字化传输为主要特征的新兴业态。近年来,我局加大了对山花、南风杂志社的新媒体升级项目的资金扶持,使《山花》杂志取得了新进展,这张文学界的名片更加靓丽。

  三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适应市场化需求。对于改制后的期刊出版单位来说,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尤为重要。期刊社必须建立起适应市场经济运作机制、高效灵活的现代企业制度,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实现产权主体的多元化,形成合理的股权结构,从根本上解决期刊在领导体制、用人机制、激励机制和监督机制上存在的问题。同时,期刊企业要遵循市场的规律,进行市场化运作,集纳聚合各种资源,对市场细化和定位,寻求自身的主攻方向。只有接受市场的考验,才能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中取胜。

  四是追求变革不失沉着,追求品质不失灵动。在互联网的猛烈冲击下,传统媒体无疑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更需要认清三大问题:传统媒体的优势到底是什么?在当前的情况下,这种优势以何种形势得以体现?如何把握好这种机会?数字化之后来了云计算,云计算之后来了大数据,大数据之后来了区块链;“互联网+”之后来了共享经济,共享经济之后来了众智平台,众智平台之后来了知识服务......在如今这个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乃至新概念层出不穷,新商机、新诱惑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传统媒体的新闻出版人如何才能做到气定神闲?如何才能做到在追求变革时不失沉着,在追求品质时不失灵动?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我们能够在坚守与变革中找到平衡点吗?精耕细作的匠心?我们又应该创新什么——服务大众的模式?高品质的内容与新技术的完美结合?这些正是我们每一个新闻出版人值得认真思考和不断追寻的问题。

  下一步,一是我局将积极与省财政厅协调,争取将《山花》《南风》办刊经费纳入省财政预算之中;二是《贵州作家》作为连续性内部资料,产生费用应由主办单位承担,可由主管单位积极向省财政争取;三是我局将继续争取从今年的贵州省出版传媒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中给予《山花》《南风》一定的扶持;四是积极鼓励期刊出版单位在不违反《出版管理条例》《期刊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自我革新,广开渠道,自筹解决其余资金缺口部分,让贵州的文学期刊成为中国文学发展的高地。

                                                                                                                                                贵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2018年6月26日

  (附注:公开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