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网上服务>公共服务>广电云

贵州不走寻常路

字体:   打印本页

爽爽的贵阳现在很“热”——不是天气,是人气。

一批又一批参观者,从四面八方来到贵阳,走进贵州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展示中心,在声光电中体验大数据、云计算的魅力。随后,他们又奔赴“红色圣地”,接受遵义会议历史的洗礼。

大数据与遵义会议,能有什么关系?记者踏上贵州大地,追寻红色印记,探究其中的奥秘。

乘高铁、走高速,贵州交通的便捷,让人大吃一惊!这与五六年前,记者到贵州采访,对这里山高路弯的艰难体验,形成了巨大反差。

“短短几年时间,贵州不但进入了高铁时代,而且实现了乡乡通柏油马路、县县通高速公路,这在西部地区也是第一个!”说起路,贵州的干部一脸自豪。

遵义会议的历史转折,也是从路开始的。

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进入黔东南黎平县,召开了一次会议。这个只有6人参加的会议,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就是改变路线,放弃湘西北之路,改道黔北遵义。

“这是长征中红军首次采纳毛泽东的正确意见。”长期研究遵义会议历史的黎平会议纪念馆馆长张中俞一脸严肃地说,“如果去湘西北,红军要与20万或者更多的敌军作战,这对于经过湘江战役之后,已经减少到3万人左右的中央红军来说,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黎平会议是一个重要前奏,26天后,遵义会议召开。这个中国革命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事件,解决的还是战略方向的问题——“撤换了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选择并重新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路线。

“遵义会议是红军长征中召开的一系列会议中最重要的会议。纪念长征胜利,传承红色基因,发扬遵义会议精神,我们就是要实事求是,敢走新路。”张中俞的解读让记者恍然大悟。

大数据、大扶贫就是贵州今天要走的新路,一条不同于东部也不同于西部其他地区的发展之路。

贵州生态脆弱,农村贫困人口多,守住生态和发展的“底线”,不能走“守着绿水青山苦熬”的穷路,也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高铁、高速公路可以让贵州在地理空间实现“弯道取直”,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产业兴起,则是贵州经济“弯道取直”的发展新路。

实际上,贵州大数据发展是从2013年贵阳和北京中关村管委会进行合作才开始的。短短两年多时间,微软、IBM、戴尔、惠普等企业相继入驻贵阳,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宣布在这里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和基地,众多中小互联网信息技术企业纷纷在这里落户。贵州成为国家首个批复的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贵州正在举全省之力发展大数据,新闻出版广电行业当然没有缺位,而且走在了前列。“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开篇之作,就是多彩贵州‘广电云’村村通工程。”贵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朱新武自豪地说。

经过贵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牵线搭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确立贵州作为全国新闻出版广电行业的大数据中心,与贵州省开展省部共建中国文化(出版广电)大数据产业项目(CCDI),共同打造新闻出版行业的“版权云”和“广电云”。

朱新武告诉记者,“广电云”村村通工程写进了省政府的工作报告,为全省十大民生实事之一,今年3月启动后进展很快,现在已经完成三分之一。按照目标要求,今年年底前要完成11097个行政村的光纤入村工作,全长约6万公里。

1万余个行政村的光纤入户意味着什么?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要推进5万个行政村通光纤。也就是说,仅贵州就要完成全国任务的五分之一。

按照朱新武的理解,这是一项政治工程、文化工程,更是一项扶贫工程、民心工程。

“项目完成,农村群众可以看到中央、省、市(州)、县各级电视节目,利用广电网络支付和电商的功能,享受到‘云上贵州’便捷服务,获得‘黔货出山’的美好感受。这是大数据和大扶贫两大战略的完美结合。”朱新武说。

6月28日,国内14个省(区、市)广电网络公司的老总齐聚贵阳,签署了合作协议,正式成立了中广投网络产业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这是CCDI项目的执行机构。

这个被贵州广电网络公司董事长刘文岚称为“拆开围墙办事业”的合作,可以聚合全国8000多万用户。“它将逐步改变广电行业各自为战的状况,打造一个新的技术系统,推动全国广电媒体的融合发展。”刘文岚信心十足地说。

贵州出版集团对CCDI也充满了希望,他们正在整理贵州的资源,希望通过资源优势,借助大数据的平台,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子。他们有过先例。

围绕长征精神和红色文化资源,贵州出版集团曾经做了很多创新工作。他们出版的“领袖丛书”“领袖少年丛书”,得到业界和读者的广泛认同,成为市场畅销书。

贵州出版集团董事长彭晓勇曾经常年在纸媒摸爬滚打,对事关方向的问题从来不失敏感。“大数据、媒体融合既是我们的改革方向,又是必由之路。只要方向明确,困难再大,我们也要坚定地走下去。”

彭晓勇的话,让记者想到了遵义市枫香镇苟坝村那条“毛泽东小道”。

1935年3月,红军在苟坝村召开了一次历时3天的会议,起因是要不要攻打一个叫打鼓新场的地方。红军指挥员一致赞成攻打计划,只有毛泽东反对。

毛泽东认为,打鼓新场有敌人重兵驻守,周围敌军又能迅速增援。如果攻打这里,红军极有可能被“包饺子”。红军应该保存实力,坚定战略方向,尽早摆脱围追堵截,到达目的地。

那天夜里,毛泽东披着大衣,提着马灯,沿着一条长1.5公里的小道到周恩来住地交谈,说服红军撤销了原定的进攻计划,使红军又一次避免了重大损失,“获得了新的战略转机”。红军迎来了三渡赤水、四渡赤水和鲁班场战斗等胜利。

走在苟坝村的“毛泽东小道”上,我们对坚持道路选择,不忘战略方向的认识更加深刻